翻译:罗雪莹

近期,纽约石溪大学开除了数名中国留学生,一个影响颇广的中介造假骗局就此浮出水面。只需花费几万美金就能轻松拿到美国名校的录取通知书,保录取中介诱使一个又一个的留学生最终人财两空

石溪校报Statesman调查发现至少有七名留学生因为申请研究生时递交虚假成绩单而被学校开除。然而这些学生声称是保录取中介在没有得到学生准许的情况下,伪造了成绩单。

石溪官方表示不打算继续深入调查这类中介公司,并且认为聘用中介来帮助自己申请学校的学生需要自担风险。学校准备将精力放在让学生从根本上理解学术诚信的含义,从而使学生对此类骗局有所警惕。

此次事件始于八月份一名前石溪中国留学生Ruili Jin的曝光,她和另一名本科就读于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学生Shanchun Yu一同起诉了留学中介帝国教育。Jin声称帝国教育在未告知她的情况下,篡改了她的成绩单。最终导致Jin被石溪开除。帝国教育在9月27号提出反诉讼,否认所有指控。

从Jin的诉讼案中截取的帝国教育官方网站

这场诉讼案件促使其他受害者站出来讲述他们的故事。Zoe Li就是其中一名因为不法中介而被石溪开除的学生。

2018年4月26号,Li和她的学业导师参加了一场会议。这场会议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这位学术导师告诉Li,她被石溪的学术司法委员会调查出,其给纽约大学职业教育学院递交的研究生申请成绩单是虚假的。她的GPA从3.0被修改成了3.7。

Li表示感到非常困惑。因为截止到目前为止,Li在学校从未有过任何学术不端行为。虽然她不是门门全A的学霸,但是也通过刻苦学习才取得了GPA3.0的成绩。

尽管她的成绩并不算低,但她仍旧对申请研究生感到十分担忧。所以Li选择了一个在中国的中介德仁教育来帮助她申请研究生。

“虽然我的GPA已经达到了纽约大学职业教育学院的要求,但是也有不被录取的风险,”Li解释道。“让保录取中介帮我申请会更稳妥一些。”

这些保录取中介声称和美国众多名校有“内部关系”。学生可以通过捐款方式拿到录取名额。然而这种“内部关系”是否属实却不得而知。

从Jin的诉讼文件中截取的帝国教育所谓的内部关系名单。

基于Statesman收集的学生证词,这些不法中介保证学生录取的手段是在不告知学生的前提下给申请学校递交虚假的成绩单或推荐信,简历等,以此增加学生被录取机率。

然而在帝国的反诉讼中,他们声称自己的客户均清楚帝国为学生申请时所准备的文件,并且是代表学生向申请大学递交的文件。帝国特别指出没有和Jin有任何的联系或者金钱上的来往。

通过中介来申请国外的本科和研究生在中国是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爱荷华州大学的研究员在2011年的调查问卷中发现,57%的中国留学生在申请美国本科的时候使用留学中介来帮助申请。

大部分的留学中介提供的都是合法服务,他们根据学生自身条件申请合适的大学,修改和润色申请文书,安排学生与招生官的面试。然而另一部分中介则是通过欺瞒和伪造申请文件来提高被录取机率。这些中介保证GPA较低的学生,在不用考GRE的情况下也可以申请到如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美国名校。

鱼龙混杂的中介公司让很多学生无法分辨自己所找的中介是否合法。路透社曾经在2016年对新东方(中国最知名的私人留学咨询公司)的运作模式展开调查,几名前新东方雇员承认此公司在帮助学生申请学校过程中出现过代写申请文书,伪造推荐信以及修改高中成绩单等行为

缺乏监管也会导致此类事件愈演愈烈。中国环球电视网曾报道,中国政府在2017年不再要求咨询类教育公司持有营业执照。使得越来越多的中介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学生可以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查询有资格认证书的中介。以此确保自己使用的中介是合法机构。帝国教育常春藤是在美国的中介机构,因此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上无法查询到相关信息。然而德仁声称是在中国的中介机构,也没有在此网站上查询到任何信息。


在Jin的诉讼案中截取的帝国教育宣传广告。

这些在石溪留学生群体中较为活跃的保录取中介有帝国教育,常春藤留学和菲米亚高端留学。这些留学中介主要在社交网站上打广告,或通过口口相传招募更多学生。在一些案例中,只要学生能帮忙宣传并让自己的朋友也通过他们申请学校,保录取中介会给此学生佣金提成

帝国教育给旗下员工和学生提供的参考报价表。

Li用德仁教育申请纽约大学是她妈妈的朋友推荐的。

“我知道在申请学校的时候需要递交许多材料和文书,”Li说。“这些中介公司的服务包括了所有的申请流程,我觉得让他们帮我申请会省事很多。”

2017年6月,Li通过微信联系到了德仁。

“他们告诉我有两种方法保录取,”Li说。“第一种方法是动用他们和纽约大学的内部关系,第二种方法是通过用我的名字去捐款,来争取到录取名额。”

Li需要支付35,000美金给中介公司,其中包含了2,000美金的订金。

德仁教育告诉Li,她只需要把她的石溪成绩单寄到中国给他们。德仁会帮她处理接下来的申请事宜。

当Li问他们是否还需要提供其他的资料,德仁回复到:“放心吧,什么都不用给我们了,我们只需要一份你的原始成绩单,其他的你就都不用管了。”

研究生学校通常要求学生的本科大学直接给他们寄一个密封的成绩单。Li说当时她不知道这个规定,所以Li以为代替她给纽约大学寄成绩单也是德仁的服务之一。

当问到Li是否怀疑过德仁如何保录取时,她解释道身边有许多学生都通过德仁或其他中介来申请研究生,这些成功先例让她从未怀疑过德仁的合法性。

“我知道很多学生都用这种中介,”Li说。“很多人都已经研究生毕业,有的甚至回国了,他们都没出事。”

但是Li却没有那么幸运。

在Li收到学校通知其去参加听证会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时,她联系了德仁教育的负责人讨一个说法。然而德仁的负责人言辞闪烁。只告知Li可以给她退款,其他事宜概不负责。最终挂断了Li的电话,并且把她的微信拉黑。

5月11号,Li和其他四名同学一起参加了听证会。这四名同学均因为相同的原因而被学校指控学术造假。但是这些学生使用的中介公司都不同,其中包括帝国,常春藤和德仁等。

三天后,Li收到学术司法委员会的最终裁决。

“经由学术司法委员会决定,给予你开除处分。决定即刻生效且本次学术欺诈记录将永久留存在你的档案中,”邮件中写道。

学术司法委员会发给Li的退学通知(Li的名字被划去为了保护她的隐私)。


“当我发现我被开除的时候我觉得很气愤,”Li说。“我在美国读高中和本科的七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做过弊。我觉得我完美的完成了我的学业,但是石溪最后却因为这个把我开除。”

Li对此决定不服,向学术司法委员会提起上诉,并提供了她对篡改成绩单不知情一事的证据。


Li向学术司法委员会提出上诉,并提交了更多证据(Li的名字,ID账号,电话号码被划去为了保护她的隐私)。

同时她收集了大量其他证据,其中包括两封来自学校教授对她人品的证明信,以及德仁的CEO王成录的视频。在视频中王成承认未经Li的同意伪造了她的成绩单。

Li曾经的教授写的一封信,信中证明了Li的人品以及她的上诉(Li的名字被划去为了保护她的隐私)。


Li曾经的教授写的一封信,信中支持了Li的人品以及她的上诉(Li的名字被划去为了保护她的隐私)。

视频中该男子表明自己是德仁教育的CEO王成。并承认是在未经过Li的许可下造假了成绩单(Li的名字被划去为了保护她的隐私)。

尽管提供了如此多的证据,Li的上诉仍旧以失败告终。

“为了全面了解情况,我翻阅了所有相关的文件资料,并且仔细听了一遍听证会上Li提供的录音,”石溪学术助理教务长在裁决中写到。“但遗憾的是,我们无法核实Li提供的其他信息的真实性,比如她和德仁留学的微信截图,以及录音录像资料。我不知道视频里的人究竟是不是德仁的CEO,也不能就此认定这些信息是真实可信的。”即便这些证据是真实的,我们也怀疑当事学生在事先就清楚这些中介会用非常规手段帮助他们获得录取名额。


Li收到上诉失败的邮件通知(Li的名字,ID账号被划去为了保护她的隐私)。

Li认为学校将她开除是因为她花了数万美金来增加被录取机率。“学校并不认为成绩好的学生会花三万五美金只为了申请一个研究生,”Li说。

但是对于在石溪的1,569名中国本科留学生,申研所花的钱只是他们来美留学费用的一小部分。

国际学生每学期的学费是$24,520,基本是纽约州学生每学期学费的3.5倍。

除过学费外,国际学生还要在签证和住宿上花一笔费用。同时国际学生也无法获得联邦政府或者每个州提供的学费补助。

Li表示她对学校从未警示过学生切勿使用类似德仁教育的保录取中介而感到气愤。

“石溪根本就不在乎中国学生的未来,也不把我们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和精力当回事,”她说。

石溪中国中心是帮助招募中国留学生并提供到校指导服务的组织,该组织的工作人员并不同意Li的观点。

“我关心石溪的国际留学生(中国留学生也包括在内)。我认为为了帮助学生在学业上取得成功,给他们提供知识和资源是很重要的,”中国中心的副主任Trista 陆在邮件中回复道。

在了解了一些申请欺诈的案件后,陆说她和学术委员会以及其他的一些国际学生在这个暑假想出了一些办法,让国际留学生了解在美国的教育系统中学术诚信的重要性。

所有的国际学生必须要在新生见面会的时候参加针对学术诚信的培训课程。在其中一个课程中,国际学生们需要对假设的学术不诚信案例展开讨论。

“学生会看一些案例,并与国际学生大使讨论他们会怎么做,”陆写道。“国际学生大使需要帮助学生判断什么情况属于学术不端。因为文化和教育背景的不同,导致很多国际学生无法正确认识到什么是学术不端。”

当问到石溪是否会对这些中介采取行动,预防更多的学生因为申请欺诈被开除时,学校的代言人Lauren Sheprow在邮件中给出如下回复:“通常,学生需要对自己递交的的申请文件和成绩单负责。如果学生使用中介公司来帮助他们申请,学生也有义务和责任确保这些中介代表他们递交了准确无误的文件。”

纽约大学目前就此事没有作出任何评论。

德仁已经从微信朋友圈消失,无法找到他们要求回复。